搶糧?儲糧! 鄭安妮姊妹

 

 
早陣子,坊間盛傳香港將會缺糧、缺廁紙,於是巿民一窩蜂湧往超巿和藥房搶購米、即食麵、油、一切能幫助如廁後清潔的紙類製品,就連我一向食開的鮑魚雞味通粉都搶購一空。
 
近來又有不同的朋友勸籲我要儲定至少半年的糧食,因為除了疫症,中國的蝗禍也會令未來一年糧食變得短缺,物價更隨之上升。每天接收著這些信息,怎能叫人無動於衷?
 
這種種現像正反映人心對生活的現狀,甚至將來的強烈不安感。當大家忙於為日常生活奔波時,又有幾多人,會為香港宗教自由的前境而憂慮?
 
另一則較令人注意的新聞,是因在浙江強拆十字架而聞名的夏寶龍兼任港澳辦主任,宗教界顯得甚為關注。我其實不太通曉政治,但早前讀完邢福增院長的《新時代中國宗教秩序與基督教》一書,讓我了解多了近年中共如何「以法治國」,如何不斷修改法例以配合強拆教堂的「三改一拆」這些打壓宗教的手段。因此,讓我擔憂不久的將來,香港宗教界的言論自由會不斷收窄,甚至聚會點成為被打壓的目標。
 
或許弟兄姊妹已經為了抗疫五大裝備(口罩、漂白水、酒精、米、廁紙)而疲於奔命,我們固然需要儲存生活所需要的糧食,以致減低對生活的不安感。但『耶穌說:「我就是生命的糧。到我這裡來的,必定不餓;信我的,永遠不渴。』(約六35)今日,我們究竟又儲了幾多生命的糧?上主的話語是否能幫助我們面對這看似不見盡頭的疫情,更幫助我們面對未來一切逼迫和苦難?